• 關注我們:

    很多時候,我們只是某一座城市的過路者。出生是一座城、學習是一座城、工作是一座城,娶妻生子置家又是一座城。前段時間,我的朋友圈被白巖松的這句話刷屏——“泉州,這是你一生有機會至少要去一次的城市。”

    我們可以說出無數個討厭一座城市的理由:

    因為空氣的不好,導致身體吸入了太多的不好物質;因為水質的不好,使得就醫的人增多;因為土地的不好,無法種植更多的植物;總之就是看哪都不好,不好的人、不好的各種事物。

    我也可以說出喜歡一座城市的理由:

    喜歡一座城,并沒有多大的理由,看著咖啡店的小情侶聊著曖昧的故事、青旅的小年輕談起了四面八方的新聞、街邊的老爺爺給你述說古城的名人故事...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,因為喜歡它,看哪哪都好。

    客棧隔壁有一個賣著鹵料的阿伯,每天下午,他的老婆就開始煮各種不一樣的鹵料,阿伯則是每天夜晚擺起了路邊攤,賺起了小本生意。每次經過阿伯的鹵料小攤都會跟他打聲招呼,每次帶領著不一樣的小伙伴出去,阿伯就說,怎么今天又換了一個,每天都不一樣,滿臉尷尬,幸好小伙伴都聽不懂閩南話。偶爾想喝點小酒,就會想起阿伯的鹵料,于是屁顛屁顛的走向阿伯的攤子,阿伯便開始調侃我。

    巷口小賣部阿姨,不論春夏秋冬,都會拿著一個小躺椅坐在店門口睡覺,無論街上多喧囂,她依舊照睡不誤。每次路過巷口,我都會跟小伙伴說,看,阿姨又在哪里睡覺了!阿姨的脾氣很好,元宵和冬至的湯圓,我們都找她買,煮起來的味道,杠杠的。

    每天夜晚我們都會坐在石磨做的茶盤上“講天抓皇帝”,臨近十點左右,便會迎來林老師。林老師是泉州的姓氏學家和名人史學家,對于泉州的各種名人故事,我想,也就唯有他最了解、最清楚了。他每每會跟著大伙們聊起泉州古城大街小巷的故事、泉州的名人歷史故事,往往吸了龐大的一群粉絲,經常把茶盤周圍做滿,無法再坐下。

    凌晨四點左右,承天寺便迎來了一群群居士,大部分都是老奶奶比較多,身著居士服,肩膀上披著銀發,口中念著佛經,只為求平安喜樂。我和小伙伴,坐在大殿門口,迎著朝霞、看著他們,靜靜著,仿佛只身一人在這座城內、這座寺內。

    泉州的夜宵和大部分城市幾乎都是一樣,麻辣燙、炒菜、鐵板豆腐應有盡有,唯有一攤我經常去,那就是手抓餅的阿姨,以前是一位大姐,后來大姐不干了轉給了阿姨。因為經常去買的原因,所以經常跟阿姨嘮嗑,聊著聊那的。冬天,我把自己包裹成像一個粽子,阿姨,一眼就看出了我,可見我是多么經常去的,如此經常就胖了。

    小時候的味道是西街一家賣泉州小吃的店鋪,往往帶著小伙伴出去玩,路過這里,都會跟他們說明這家很好吃,可以考慮帶點回去給家里人嘗嘗。聲明,我并沒有抽成啥的,只是單純的覺得他們做的味道真的和小時候一樣。店鋪的阿姨也往往看到我路過會送我一個豬油縋吃,然后我會疼一天的牙齒,因為太甜了,牙齒受不了。

    說了這座城那么多人的故事,當然還有很多很多人,像寺廟的師傅們、街邊的志愿者們、清掃大街的環衛工人等等,這些人都在共建這座美麗的城市。


    北京pk108码平台